当前位置:黑龙江百姓生活网 >> 文化 >> 文章正文

赛义德最新传记出版 他秘密创作了诗歌和小说

发布于:2021-02-23 被浏览:5015次

根据新出版的赛义德传记《心灵之地:爱德华萨义德的一生》(暂定译文),这位著名的文学理论家可能不会像他声称的那样“鄙视”小说和诗歌这两种文学形式。他试图在死前写一部小说和至少20首诗。

编译丨汪天飏

作为国际著名的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爱德华曾明确而坚定地指出,批评性文本远比诗歌和小说重要。公共知识分子是最有能力挑战和改变世界的群体。但据新出版的《赛义德传》记载,赛义德曾偷偷写过诗和小说,甚至从未向朋友提起过。

在这本新出版的《心灵之地:爱德华萨义德的一生》(《爱德华赛义德的精神世界:a生活》)中,作者、明尼苏达大学比较文学教授蒂莫西布瑞纳透露说,赛义德除了大量的文学理论和批评性作品外,还留下了一部小说和至少20首他生前未能成功出版的诗歌,但他从未

作为赛义德去世前的学生,布瑞纳得到了赛义德家人的授权,可以在他去世前获得大量未发表的评论家手稿,让读者了解这位文学评论家的秘密创作经历。

《心灵之地》,图片来自亚马逊官网。

根据布瑞纳的说法,赛义德认为,如果你想改变世界,就不应该写小说,小说从来都不是推动改革的最佳手段。在他看来,赛义德的言论可能与他不成功的小说创作经历有关。当时,赛义德通过小说创作意识到参政的挑战。因此,当他的小说家朋友写信给他,恳求他考虑写小说时,赛义德要么无视他们的要求,要么或多或少欺骗性地问他应该写什么。

最后只有一两个人知道,赛义德曾经尝试过写小说。根据这些手稿,赛义德试图写的小说基本上都是自传体和政治性的,小说的背景设定在中东。

1957年,22岁的赛义德开始写他的第一首三重诗(三联诗,由三首等长的诗并排组成的组诗)《悲歌》(暂定译本,挽歌),比他的书《东方主义》(东方主义)早了20多年。这部小说大约有70页长,以20世纪40年代的开罗为背景。

小赛义德在开罗,图来自《卫报》。

布瑞纳认为,赛义德试图找到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解释他周围的社会。在赛义德的作品中,在像开罗这样的地方,有一种独立的阿拉伯文化,它不仅沟通,而且抵制外部影响。赛义德的诗歌也植根于这种阿拉伯文化特征,正如赛义德写于20世纪50年代的诗歌表达了“一种明确的反殖民情绪”,试图探索“夹在两个世界之间”成长的心路历程。

此外,赛义德的其他诗歌也很有个性,比如他在1962年表达了他与第一任妻子的麻烦关系。这首名为《小转折》(小转型)的诗最早发表于《观察家报》(观察者)。布瑞纳说,这首诗表达了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就是人有时候对亲近的人有一种疏离感和恐惧感。对于赛义德来说,这首诗也表达了他对妻子的怀疑。

在研究赛义德的诗歌时,布瑞纳发现赛义德痴迷于英国诗人米拉曼利霍普金斯的诗歌,他经常给第二任妻子朗诵诗歌。所以布瑞纳指出,赛义德读诗写诗的欲望其实属于他的自我保密,是一个比别人看得见的更脆弱的自我。

赛义德唯一的一部小说《听众之舟》(《听者的方舟》)的标题来自霍普金斯的一首诗。这本书讲述了一个来自贝鲁特的年轻人被迫与他的巴勒斯坦家人和朋友离开家的故事。1965年,这部小说被《纽约客》(《纽约客》)拒绝,赛伊在接下来的25年里再也没有写过小说。

1987年,赛义德写了他的第二部小说。一部关于背叛的政治惊悚片。故事发生在1957年的贝鲁特,到处都是间谍。这部小说类似于约翰勒卡雷的间谍小说,围绕不同势力的政治阴谋展开。赛义德写了50页左右,因为确诊白血病而放弃写作。之后,他开始写自己的回忆录,同时,他坚信公共知识分子比小说家和诗人更重要,“他们是改变世界进程、挑战权力的人”。

参考链接:

https://www . the guardian.com/books/2021/feb/21/unfinished-手抄本-the-lay-behind-Palestine-criteria-stated-蔑视小说

标签: 小说 开罗 爱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