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黑龙江百姓生活网 >> 教育 >> 文章正文

一个偏科高中生的普通三年

发布于:2020-09-12 被浏览:1054次
  8月19日一早,我接到父亲的电话,住处离公司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虽然是工作日,但七点的钟声还是搅了我的梦。
  “结果今天就会出来。你以后会记得在电脑上检查它。找到了就赶紧发给我。”
  急促的语气透露出父亲非常热衷于这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但对我来说,我枕头里的温柔乡更有诱惑力。我漫不经心地敷衍了一句,挂了电话又沉沉睡去。
  今年太特殊了,高考日期推迟了一个月。从7月初,弟弟准备高考,到成绩检查,再到志愿填报告,家里其他成员都跟陪着参加马拉松一样累。
  直到踩点到公司拿到卡在车站坐下,我才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果然,父亲的语音发了近20条信息,我一点一点打开,都是父亲让帮我查询结果,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叹完气,打开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录取查询链接,输入学号和身份证号码,点击确认进入
  录取信息有几个字符和空格。
  我把这个页面截图发给家人,父亲回复收到了。之后终于不催了,就把注意力放回了手头的工作上。一上午过去了,我想起忘了带点外卖,和闺蜜聊天。我开玩笑说我拿不到录取结果。估计我家今天没胃口吃。
  (陪伴父母的焦虑总是一样的)
  [
  一个
  】
  伴随测试项目的开始,涉及全家,将回归到2016年9月,当时刚进入初三的弟弟在市重点高中参加“火箭班”选拔测试。
  这个班的形式类似于少年班,不需要参加中考。高三上学期结束后直接上高中,下半学期集中学习高一的知识。之后可以比别人多花一年时间复习再高考。所以火箭班的学生是可以考上好大学的。
  选拔考试只考了四科——语文、数学、英语和物理。在其他情况下,三门是整个地区的第一名,英语23分太耀眼了,他最终后悔因为相差10分而退出了选拔。
  在此之前,父亲也没怎么管教我们,很多事情都说“让孩子自己去吧。”表面上看是备货,但更深层的原因是与其花时间教育我们,不如在村头池塘边的麻将馆搓两局。
  我爸爸是个很单纯的人,喜欢生气。他会为我和我哥哥给他带来的荣誉感到骄傲,但他从不为我们的优秀说话,而是采取一种攻击中国的教育方式。
  而且这次考试和我爸牌桌一八的失败没什么区别,赢钱的希望就在眼前,但是一闪而逝,让我爸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同时也看到了弟弟的学习潜力,就像弟弟名字的寓意——学习希望。一旦有了更多的期望,更多的压力就会随之而来。
  饭桌上,父亲批评考试语气严厉,风波中间的当事人吃完饭默默回房,摔门而出。
  “我是小学毕业的人,管不了你们这些读过书的人。”我父亲愤怒地对着紧闭的门大喊。
  接下来的一周,家里气氛明显低落。弟弟性格内向,不爱多说话,也不喜欢主动分析自己心里在想什么。青春期后,他从他的脾气中学会了一个十成十,他们见面时,他们点燃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不让任何人听见。
  父亲身体不好,他的话是:“我不能在一起生活几年。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你上大学,享受不了几年的幸福。逼你学习是为了你好。”
  往往经过这一切,斗争才能告一段落,以一方的沉默结束,这一次也不例外。
  妈妈的脾气很温顺,和任何人说话都不会脸红。这种性格是和父亲生活了20多年的秘密,但也成为了调节父子矛盾的障碍。
  周六我的视频电话回来的时候,我妈先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也是你哥的原因,只是一个英语游小姨夫说只要英语拿多点,推荐名额就给他。”(小姨夫是他哥哥的班主任。(
  “英语不是初中。小学刚开始就是这样。”我回答了问题。哥哥的小学在镇上,也是我的母校。学校的老师都是定向师范专科毕业的(定向师范专科是指初中毕业后直接进入大学,学制五年,取得毕业证和事业编制,最后回到户籍所在地的乡镇学校任教)。小学三年级开设英语,课程内容只背诵单词和句子。然而,在每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中,我哥哥的英语分数都是踩及格线
  “如果你想在大学里考英语,就这样难过。你当年在数学上被打败了。”我妈妈很焦虑。我的文科成绩勉强过了高考,数学一塌糊涂,最后她掉进了孙山。我妈妈担心她哥哥会步我的后尘。
  从对话屏幕上,我看到哥哥在她身后,一声不吭地玩着手中的平板。
  当我妈的喋喋不休结束,我的手机到了我哥手里的时候,他还是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理我。他的手指在平板上抓来抓去。我妈在旁边站了一会后,主动离开了房间。我继续问他:“你不把我父亲的话放在心里。我看书的时候他就这么说了。你现在怎么看?”
  弟弟不动了,闷闷地说:“我还能想什么,搞英语?"
  [2]
  】
  当我弟弟说他要在中考之前选修英语这门课时,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成功。期间我建议让他去市里报辅导班。然而初中离校时间是下午5点多,最后一班回市区的公交车是6点。交通不便只能让这个想法搁浅。学校附近的几个机构太不靠谱了。他们邀请的老师大多是我们当地的大学生。弟弟觉得去这样的补习机构自学比较好。幸运的是,其他科目的优异成绩,尤其是理科,以及中考前夕对英语的猛攻,并没有太大的拖后腿,最后成绩相当优异,可以随意选择市区的高中。
  一中市和区中学是我们村所在的重点高中。大部分成绩优秀的学生都是这两个学校分的。一中的录取分数线更高,后者的招生政策考虑到了区内的乡镇学生。除了分数较低,还有补录和扩招的名额。
  虽然我和父母在选择学校的问题上有过争论,但我认为一中已经聘请了外籍教师,在英语,创造了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更有利于我哥哥的高中学习。最后,我被一个不怎么动的亲戚在牌桌上对我父亲说的话打败了
  “去哪里学习都一样。只要有这种学习能力,区里这几年都没拿过冠军,也没那么多关注。”
  之后弟弟进了区里重点实验班,毫无疑问高二选了理科。整个高一,他稳定了化学一年级的排名和高分,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准备化学竞赛。
  区里没有专门的竞赛班,每周拿出两个晚自习时间把报名参加竞赛的同学转到一个教室。他们所学的课程只是竞赛内容的皮毛,但也因为比高考科目更难而受到一些学生的追捧。
  “他们不一定想参加比赛,只是想着学习这个可能用来解决高考的问题。”我和哥哥解释。
  化学竞赛分散了他哥哥的部分精力,紧随其后的是月考,他的排名跌出了前100名,一场新的风暴即将来临。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好好学习就好。如果他有能力守住送,那就不是现在这样了,是你,永远给他买那些材料,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怎么能理解高中的大学事情?”
  吃饭时,父亲又大发雷霆。他对化学竞赛不乐观。从“广为人知”的卡友那里了解到,其他孩子并没有选择这个,在报名之初就遭到了激烈的反对。此刻他们遇到了成绩下滑的问题,自然可以用来大做文章,甚至对我这个私自给弟弟买化学竞赛教材的人大发脾气。
  “我儿子最清楚。他不是那种能考验北大在清华生活的人。他能照顾自己的心,专心于主要科目的学习。他可以测试一个。”父亲肯定地说。
  弟弟还是不肯沟通,避免和父亲解决矛盾。在他看来,说了也没用,他爸也理解不了。到头来只是浪费时间。吵架后他总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妈妈进来问也会回答一两句,但也避免了化学竞赛这个极其忌讳的话题。中区离家很远,居民每月回家一次,通常是在周六晚上。午饭后,周天将回学校。弟弟在家的时间越短,和父母沟通的时间越少,吵架越频繁。尽管他哥哥自己不在家,但我和他父亲和中聊起了他,他们都很生气和不开心。
  因为学业繁重,我已经规定不让弟弟带作业回家放松。
  “回到家,我只知道玩游戏,成绩就这样落了。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努力。”
  在第二次月考中,我哥哥的成绩继续下降,在校外排名200,这是自中,进区,甚至骄傲的化学学科失去第一名以来最差的一次考试。父亲打完麻将回家,那是一场讲座。
  因为父母和弟弟在教育方式上的严重差异,也因为父亲的情况越来越差,需要照顾,我辞去工作回到家乡,扮演一个调和父子矛盾的中人。
  “就休息一天,不玩游戏,要不要读成书妖?”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