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黑龙江百姓生活网 >> 文化 >> 文章正文

焦喝醉后撒了很多谎 唯一真实的一句话吓得脂砚斋大叫“惊呆了 ”

发布于:2021-04-16 被浏览:31次

那天晚上,贾宝玉和秦钟见面的时候,都很开心。没有人预料到他们到达时会发生什么事情。王熙凤和贾宝玉走了,尤氏派人送秦钟回家,这才引出焦大。

秦钟是那天唯一来看他妹妹秦可卿的人。与贾家不同的是,秦的小家庭生活在皇城地区,那里聚集了很多有权势的人。两栋房子的距离是20多英里,基本上就是城市东西部的距离。

秦钟那天回家晚了,因为秦可卿要他去见贾宝玉,好搭他的车去贾府的学校。至于秦钟为什么没有在宁府住一晚,他应该是打算当天回去的,以免担心父亲秦烨。

秦钟就更不用说了,他说自己回家引发的一场风波,埋伏了曹雪芹最大的“真事”在《红楼梦》。

秦钟是秦可卿的弟弟,只有一个身份。秦家住的很远,晚上来回大概要到半夜。秦家没钱,送人一趟也没有油水。因此,小仆人不喜欢去,所以他们“欺负”焦大老了,给他这个任务。

救了宁国公一命,在宁的地位非常特殊。贾珍和尤氏不敢惹他,便叫管家赖二不要送他差事。谁知道,小伙子支支吾吾的说出事了,弄得焦大喝了酒就耍脾气,把他从头骂到尾,连贾珍、贾蓉、王熙凤都不理。

(第七次)焦大对贾蓉不理不睬。他一面喊,一面赶着贾蓉叫道:“蓉哥,你不要在焦大面前做官。不要说你是这样的儿子,也就是你的父亲和祖父,你不敢和焦大站在一起!如果焦大不是一个人,你可以当官,享受繁荣?你的祖先在九死一生后赢得了这笔遗产。现在,他们不但没有回报我,反而像主人一样对待我。不要告诉我别的。你说别的,我们拿红刀子进去,拿白刀子出来!”

醉酒骂分三段:骂管家赖二,骂小主人贾蓉,骂贾珍,贾蓉,王熙凤。

本文主要讲骂贾蓉。这个骂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但却是醉酒骂的“本质”,体现了两个问题。

第一,贾府没有安排“功臣”焦大,所以他还得在这个年纪操劳。

第二,焦大傲慢自大,他不尊重自己。他今天有凄凉的夜景,他活该!

然而,真正引人注目的是,当焦大追骂贾蓉时,他对话里话外的犯罪意图的态度让人感到震惊。那个脂砚斋[甲戌侧批: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

脂砚斋说焦大骂“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以泪化一血珠”,所谓“字字读血”就是由此而来的。因为的骂,直接骂了贾财产归属的真相。

要知道,宝黛与金的婚姻,王熙凤的喜怒哀乐,青春的幻灭,贾家的富贵,都随着财产的归属而消失了。血泪说对应的是“财产取得”的结局。

那么,焦为什么诅咒贾蓉这么可怕呢?贾财产归属的真相怎么可能隐藏?

首先,焦大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挽救了宁国公的生命。焦大与贾府的关系就像贾府与皇帝的关系一样。

焦大有信用,没有超前思维,靠信用本来主宰。那虚度的岁月,被新主子贾珍、贾蓉所恨。这不就是贾家和新皇帝的关系吗?

ne-p">其次,焦大不思自己有问题,反而抱怨主子不感恩,天天喝多酒就骂人,满腹牢骚。这与贾家与皇帝渐行渐远又是一样。贾蓉讨厌焦大,就如皇帝讨厌贾家。

最后,焦大不将贾蓉放在眼中不说,还大逆不道威胁要“红刀子进白刀子出”。这句看似说反了的话,体现出的是焦大的“反心”。这老奴才已经存了噬主之心。

想焦大七老八十固然不足为惧。但“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焦大虽不可怕,万一暴走也防不胜防。何况换成贾家这四王八公老班底,深耕军中几十年,势力遍及朝堂各个角落的国公之家,皇帝岂能对他们放心!

贾元春的判词图画是“一张弓,弓上挂着一串香橼”

“香橼”代表“心有不甘”,是贾家、贾元春和焦大等相同的心理写照。

“弓”除了指明贾府军事力量和对皇权的威胁之外,还有“飞鸟尽良弓藏”的帝王心理。预示皇帝要“削藩夺爵”!

贾家与皇帝双方的不满积蓄到一定程度,必然爆发冲突!“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结果就是“虎兕相逢大梦归”

焦大骂出了贾家谋逆被抄家的真相,就难怪脂砚斋说“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点击关注,点赞收藏,文章每日持续更新